北京市4月13日起开展中小学线上学科教学
来源:北京市4月13日起开展中小学线上学科教学 发稿时间:2020-03-29 17:14:36


航班延误了半个小时,整舱满员。落座前,我先用湿纸巾把座位扶手、小桌板等所有手部会接触到的地方都擦拭了一遍。除了偶尔解下口罩进食外,所有人几乎全程都佩戴着口罩。

△ 当地时间3月23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检疫过程中偶遇的一名英国剑桥大学数学系本科生。

工作人员给我换了蓝色的机场挂牌后,带领我和身边三四位有症状的旅客一起来到写有“强化限制区”(Enhanced restricted area)字样的区域。洗手消毒后,我们各自戴上了一次性橡胶手套做防护。

当时的巴黎,从3欧元飙升到9欧元一个的口罩也已经断货,大部分公共场合基本没人戴口罩。

本月早些时候,迪士尼曾向投资者提出预警,迪士尼在未来的财务表现难以预测。目前,除了影视和主题公园业务外,迪士尼其他领域如酒店、游轮和消费品部门也在疫情大流行中受到极大冲击。

第一站是检疫部门,等待检疫的队伍长得看不到尽头,不断有更多旅客过来排队。

△ 当地时间3月22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从欧洲飞至韩国的旅客配合机场检疫部门进行相关检测。

新冠肺炎检查完毕之后,已经是晚上8点,我们被安排在大厅一侧等待前往隔离点休息。

航班起飞时间是在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 当天下午,我提前出发,从巴黎北站坐RER线去戴高乐机场。站内工作有条不紊,在我等待的10分钟时间里,有持枪宪兵在北站巡逻。疫情之下的巴黎看似“空城”,但公共服务还在运转,为这个城市的平稳运行提供保障。

△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因为等候时间过长,机场工作人员前来解释原因:受3月22日刚施行的对所有欧洲入境者进行检查的政策影响,一天之间约有一千人被暂时隔离等待12小时后的检测结果。23日当天,安全起见,房间消毒后还需静置4小时才能入住,因此耽误了我们的转运隔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