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联合国总部暂停向公众开放以应对疫情
来源:纽约联合国总部暂停向公众开放以应对疫情发稿时间:2020-04-06 00:20:52


从成都到广州,从广州到卡塔尔,从卡塔尔到费城,从费城再到旧金山——为了赶在入境禁令生效前赶回美国,肖雷在40多小时的旅程里几乎绕了地球一圈。“要是我不回来的话,工作可能就会丢了。”肖雷告诉新京报记者。回去之后,肖雷按照公司的要求进行了隔离。隔离还没结束,美国的疫情就暴发了,入境禁令至今也没有解除。

湖北在抗疫初期出了问题,造成了严重后果,必须追责。但是加上后期的表现,湖北整体上要比纽约州要强得多。湖北的人口是纽约州的三倍多,但是纽约州目前的死亡人数就已接近湖北了,到疫情结束,纽约州死亡的人数肯定是湖北的好几倍。事实摆在这里啊,湖北的错误,纽约全都犯了一遍,但湖北的很多官员已经按照正常逻辑黯然下台了,而且一度牵连了中国官方的整体形象。纽约州长科莫反而成了民主党新的政治明星。

包鸣的工作地点,就在位于库比蒂诺的苹果总部Apple Park。过去的三周里,他也目睹了这里从人声鼎沸逐渐变得门可罗雀。一开始,公司并没有强制员工居家办公,只是说可以居家办公了。但从上周三开始,他们部门已经开始要求,非要来公司办公的话,需要SVP级别的高管批准——这是直接隶属于CEO库克管理的高管。现在除非是真的需要现场办公的人,才会去公司。

比如科莫州长可以说他从中国订购了1.7万台呼吸机,但是联邦政府与他竞争,削弱了他的计划。他通过指责联邦政府既推诿了自己当初没准备好现在也无力搞到呼吸机的责任,反而获得了很多纽约人以及全美受众的同情。联邦政府可以直接预测死亡人数或将达到10万到24万,把老百姓吓死了,然后特朗普总统再说,争取要把死亡人数压到10万以下,给了公众惊悸中的希望,这样一来,他的过错与责任瞬间蒸发掉了大部分,他反而成了很努力保护人民的好总统。

Costco超市张贴的安全提示。

托尔鼓吹“群体免疫”的理论依据,不是什么科学研究结果和专业数据,而是纯粹的政治目的:维护美国在南海的霸权。

同样在谷歌上班的宁舟也表示“在家办公还不错,慢慢习惯了”,而且工作效率还有所提高。不过缺点就是工作时间延长了,工作时间和生活时间的界限也变得没那么分明。关于裁员的问题,宁舟表示,暂时也没听说身边的朋友或者团队有裁员的情况。

相比之下,线下超市的货物会充足很多,除了卷纸和瓶装水等紧俏商品会有限购,大部分商品都能买得到,而且“没有趁机涨价的现象”。“也许这家超市没有面粉了,那家超市没有牛奶了,但九成以上商品供应还是很充足的。”张正告诉新京报记者。不便的是,为了保障足够的社交距离(social distance),超市都进行了限流,购物效率比平时降低了许多。“我常去的一家超市,光是排队进门就花了40多分钟,队伍排出去500多米长。”包鸣表示,为了解决老年人的购物需求,超市将早上一个专门的时段安排给老年人,不过这也让队伍排得很长很慢。

图片截取自《星条旗报》官网

不信看看科莫的很多演讲,说得真是有水平,让人听得心潮澎湃。但就是纽约州的疫情糟糕得一塌糊涂。特朗普总统前后说的话根本不能往一起摆,因为自相矛盾太多了。但他债多不愁,昨天说昨天的,今天说今天的。他之前对疫情风险轻描淡写,支持者说他那样做是为了安慰大家。现在他改口了,那些支持者又说他在采取行动,发挥领导力。反正危机到来了,社会有加强团结的内在需求,谁露脸多,参与的交流多,最后总的结果就很可能加分的。所以特朗普和科莫都赚了,最惨的是失去了抓手的拜登,他差不多“被忘掉了”。